一零中文网 > 灵神传说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出发

第三百一十六章 出发

一零中文网 www.zzxs.net,最快更新灵神传说最新章节!

    很多事,秋明枫怎么也无法改变,只能任由他变化。之前他也能够看出李晓碧的落魄,但是就算这样,他也不会让她傻乎乎地去找齐雨涵他们,这种度的把握是最不能出错的。

    “走吧!”秋明枫收回思绪,开口道,也不知是对他肩膀上的小贼还是他自己。

    毕竟是放逐,不可能让秋明枫舒舒服服的出行,将会由几位强力长老同行监视他,说是押送也不为过,只是秋明枫不可能真的让他们押着脖子走罢了。

    所以两天后,秋明枫还没有出门,树屋外面就聚集了七位长老,庆元侯府已知的化生修士也不过是半百之数,而拥有长老之职的更好了,只有二十人,这一下等于是小半长老都来了。先前两次其实还是“请”了另外的一些太上长老弟子帮忙出面的。

    大清早的被人吵醒,尽管早有准备,但是秋明枫心情也不可能好得起来。臭着一张脸,从自己的树屋下来,看着面前的七位长老。

    “秋师弟,不好意思打扰你清修了。不过也实在是该动身了!”冷炔站出一步,开口道,说得话还算有礼数,但那张脸上,可就看不见任何的礼数了。

    “哦!”秋明枫不带感情地应了一声,就往前走去。

    对于他的这个举动,那些长老中几位皱了皱眉头,随后就开始注意冷炔的举动了。

    冷炔对着三位靠后的长老偷偷使了个颜色,随后在秋明枫走到自己跟前之前转身前行,其余长老自然是跟着转身,而那三位长老则是在秋明枫在自己身边擦肩时才转身,跟在秋明枫的后面,一时间竟将秋明枫围在了中间。秋明枫自然是看清了这个情况,只不过他对此装起了瞎子,当做不知道。

    路过是见到了百里城他们三个,原本是站在路中间的,在一群人过来是,识趣地让开了路,站在一旁,目送着这些长老将秋明枫送走,说到底他们只是来意思意思,这种时候作为师弟的他们不来送送说不过去,到底是人情事故难违。

    小碧这丫头并没有出现,秋明枫谈不上失望,只是内心深处叹了口气。

    “一年时间!”秋明枫抬起头,看着天,心里默默道。

    既然是处罚,当然会有期限,这次放逐的时间就是一年。倒不是秋明枫觉得一年时间太长,只是想着时间又得过一年,自己在家里待的时间真的不长啊。

    “自己这个样子算不算流浪天涯?”秋明枫忽然突发奇想,心中问自己。

    在庆元侯府的大门前,齐雨涵适时的出现,当然不是为了秋明枫这个囚犯,是因为有冷炔这位长老中头号大哥在场。这次押送本来是要一直到无法地带的,这是一段很长的路,齐雨涵作为府主,和百里城他们一样,都要出现意思意思一下。

    说了一套场面话以后,冷炔他们就该告退离开了,从头到尾一直被长老们有意无意围在中间的秋明枫冷眼看着这一切。眼睛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有来送别这些长老,也有不少还看他热闹的,有些则是纯粹的凑热闹。

    冷炔摊开手,从他的储物戒中飞出一道黄光,紧接着就看到他手心出现了一艘小巧的战舟。手一抛,手心的小巧战舟迅速脱手飞出,并同时变大,不一会儿,就见一艘长达近百丈,宽数十丈的战舟浑身放着黄光,出现在庆元侯府的门前。

    位于秋明枫前面的那些长老在冷炔地带头下率先跳上了战舟,留下秋明枫和那三个长老。秋明枫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战舟,不急着上去,而那三个长老则眼观鼻鼻观心,巍然不动。

    一会儿,秋明枫起身也跳上了战舟,身后的三位长老在同时间动作,在秋明枫脚刚踏实甲板的时候,就落在了他身后,冷炔见状瞥了一眼秋明枫,随后手上出现一个罗盘,双手掐诀,战舟船身开始轻微颤动,之后就见四周金色的东西开始弥漫在战舟四周,在战舟外围形成一层金色的如同水幕一样的东西。

    做完这些,冷炔对着那个罗盘又打出了一道法决,战舟发出一声沉闷的嗡鸣声,然后化为一道光疾驰消失在庆元侯府门前的那些修士眼前。

    离开了那些人的视线,秋明枫就又开始犯贱,原本已经和他打过一次交代的几位长老索性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而还有三个长老是第一次和秋明枫大交道的长老则是一瞬间就将视线放在了突然做出奇怪动作的秋明枫。

    秋明枫在那三位长老的注视下,一屁股就坐在了甲板上,手肘支着膝盖,手掌撑着下巴,脸上露出那副欠扁的笑容,对在前面背着自己操纵飞舟的冷炔开口道:“大师兄,你们总不是闲着没事干,专程押送我这么一个不服管教的家伙去那个地方吧?”

    冷炔听到这个声音并没有回头,只是他的声音冷冷传来:“亏得你还知道自己不服管教!”

    “嘿嘿!”秋明枫笑了两声,随后就道:“又不是什么太丢脸的事,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难道像只狗一样听话就是好人了?”

    冷炔当时就知道跟着这个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的家伙聊到这方面是没什么好事的,就继续回到之前秋明枫的那个问题上,道:“押送你过去的确只是顺路,侯府需要去那边做一些事,无法地带也只是多走一小步路程罢了!”

    “哦,没关系的话能不能跟师弟我说一下是什么事?”秋明枫眼珠子一转,开口道。

    “不能!”冷炔答得那叫一个快,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个局面。

    秋明枫撇撇嘴,嘀咕了一句“小气”,就开始闭目沉思,对于去无法地带这段旅程可不能像个愣头青一样到处乱闯。疾影给自己的东西,秋明枫也看过了,虽然对于疾影来说不过是动动手整理一下,但是对秋明枫帮助还是不小。

    “秋明枫,你要知道你现在是被放逐,所以到了时间你要自己回来,当然了时间不到你就不能自己出来。如果被侯府知道你擅自逃出无法地带,那时候就不要怪侯府心狠手辣了,想必到时候连小长老也无话可说。不过一年后准许你缓一年回府,届时不回,侯府就当你陨落在了无法地带!”

    秋明枫睁开眼睛,瞥了一眼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身的冷炔,就又闭上了眼睛。

    修士可是长时间不睡觉,但是在战舟上还是会有供修士休息修炼的场所,秋明枫虽然是犯人,但这种基本的条件还是会有的,在外面看惯了那些没什么遐思的脸,秋明枫都有些烦,索性就要求“回房休息”,在他提出这个要求是,那些长老都看向冷炔,冷炔只是淡淡道:“你自己去,房间都没有锁!”

    得到想要答案的秋明枫也不耽搁,起身就往一边的客房那里走去。他这个举动明显有打脸的嫌疑,不过冷炔对于秋明枫的不按常路做事已经习惯,所以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无法地带相当远,就算是冷炔这种化生修士驾驭着战舟,依旧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秋明枫并没有在房间里闭关一个月,一旬后,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就看到冷炔盘膝坐在船头,对于秋明枫的出现,没有理睬。

    当着冷炔他们的面,秋明枫拿出了一张符篆,是传讯符,打了几道法决,就使用起来。只是在秋明枫打了法决后,传讯符没有任何反应。秋明枫只得收起了符篆,无奈道:“不用这么绝吧,连这个都要屏蔽,难道还担心我去外面找救兵?”

    “你要传什么话,我们可以帮你完成!”冷炔睁开了眼睛,淡淡道。

    秋明枫揉揉眉头,道:“也没说啥,算是报个平安吧,毕竟现在离我离开庆元侯府已经十天了!”

    之前秋明枫跟小碧说的只要几天就会有人拉自己回来,虽然是谎话,如今过了这么久也应该向小碧说明一下,是不是谎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告诉人家自己并不是单纯地骗人家,至少可以让她心里好受一点。

    冷炔掏出一张传讯符,看着秋明枫,那意思很明显,是在问还要不要继续传话。

    稍加思索了一会儿,秋明枫将原本的那张传讯符交给冷炔,随后手贴着额头,闭上眼睛,不一会儿,睁开眼睛的时候,手指上出现了一抹微光。对着冷炔轻轻一弹指,那抹微光便缓缓向冷炔飘去。冷炔瞥了一眼秋明枫就起身往没人的地方走去。

    “待会传讯符记得还我!”秋明枫的声音在冷炔身后响起,冷炔并没有什么反应,脚步丝毫不停。

    不一会儿,冷炔回来了,手里是秋明枫那张传讯符。将传讯符还给秋明枫,冷炔道:“里面还有些许灵力。”

    说着冷炔又坐了下来,忽然一改之前的高冷形象,笑道:“秋师弟,刚才我可是被一顿臭骂!”

    闻听冷炔略带调侃的语气,秋明枫却是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