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灵神传说 > 第两百八十四章 陈姓长老

第两百八十四章 陈姓长老

一零中文网 www.zzxs.net,最快更新灵神传说最新章节!

    “好结实!”陌千尘回过头,一脸认真地对秋明枫他们道。

    “废话!”秋明枫白了他一眼,道,“不结实能用吗?”

    说完就走了过去,把手放在树干上,不知何时,秋明枫的手上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鲜血顺着那道伤口缓缓流淌进树干,很快众人就看到树干那个被陌千尘打得凹陷下去的地方缓缓蠕动,恢复了原来模样。

    “没想到师兄还有这本事。这种能耐,只有木灵族的那些家伙才能做到,平常人可以学习木系神通却也做不到这种地步的。”百里城面露惊奇之色,道。

    “那是,老大是什么人啊,哪有他做不到的事情,是吧,老大?”疾影谄媚到。

    “师兄能不能进去参观一下啊?”百里城笑道。

    “随你们的便了。”秋明枫摆摆手道,既然这副模样已经被他们看到,那里面被不被看到都已经无所谓了。

    顺着树干上面的凹凸,众人拨开树叶,就来到了那些茂盛树叶之中了,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比较宽敞,几座比较明显的房屋紧挨在一起,里面还有一些像样的装饰,不禁啧啧称奇。

    深吸一口气,百里城道:“师兄这里灵气挺浓郁的啊,不知道布置的是什么聚灵阵。”

    作为一个修士,对于修炼之地的灵气当然不能马虎,所以在这颗大树成形的时候,秋明枫和小贼就凭借着自己的天赋,构建了一座聚灵阵,秋明枫对阵法一窍不通,但是小贼懂,这两个家伙又是心意相通,当然能够构建一座效果优秀的聚灵阵。

    “呵呵。”秋明枫呵呵一笑,没有说话。百里城也没有不满,修炼界,很多散修都会有一些机缘,相对的也会有很多不能轻易道出的秘密。

    “师兄,你这里没有防护阵法?”陌千尘皱了皱眉,问道。

    其他人都没有对这个 发出提问,大多是明白人,猜得到秋明枫应该是有更隐晦的措施,只是陌千尘本人有些不谙世事,自是想得没那么多。

    “有啊,至于是什么,你猜!”秋明枫笑道,打起了马虎眼。

    秋明枫这里之后就是去其他人那里了,百里城他们的府邸都是中规中矩,不好也不坏,似乎是打着和秋明枫一样不久留的主意,在这之前他们还担心秋明枫那里会有意见,毕竟他们是秋明枫拉进伙的,这种态度某种意味上说和打脸无异,不过在看到秋明枫脸上的无所谓后,都松了口气。

    “啧啧,陌千尘,你还真认真啊!”秋明枫等人来到陌千尘那里后,秋明枫看着面前一伙忙忙碌碌的家伙,道。

    不同于百里城他们,陌千尘的府邸面前还只有一个架子,那里一些修士手里拖着个罗盘,不断计算着每个位置的关系,从而让府邸的阵法不出纰漏。

    陌千尘闻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这些人都是师傅帮我找的,我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那里能够找到这些阵法师帮忙建府邸。”

    秋明枫闻言看了一眼凌舞见她目不斜视,心道:“看来你还真不是完全糊涂,知道谁是真正的徒弟。”

    “小长老!”那些正在忙碌地修士见到凌舞忙恭敬开口道,而有些人则是称呼“公主殿下”,那几个阵法师就是这么称呼的。

    “嗯。”凌舞对他们点头示意,随后对秋明枫道,“秋明枫,你的那么问题已经解决了。”

    说着就拿出了一面玉牌,正面写着“二十六”,背后则是秋明枫的名字。把那个玉牌交给了秋明枫,凌舞继续道:“这是你的客卿玉牌,这个不需要你的精血。”

    “客卿啊,这种角色一项不痛不痒。”秋明枫接过那个玉牌,喃喃道。

    “不过有个问题,既然我现在是客卿,那应该不能算是你的弟子吧?”秋明枫瞅了几眼玉牌,就收了起来,道。

    凌舞闻言嘴角一翘,有些得意,又拿出一面玉牌,道:“这是你在庆元侯府的弟子令牌,这个就需要你的精血的。喏,赶紧的,放血。”

    秋明枫撇撇嘴,随后伸出手,手上一道风刃划过,就在他的食指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鲜血缓慢地滴了下来。将食指放在那玉牌上面,鲜血就滴在了玉牌上面。那滴鲜血与玉牌接触了不过一息,玉牌发出一阵的光芒,待光芒消失后,玉牌流转着淡淡的光泽。不知有意无意,秋明枫在滴血时,都巧妙地遮挡了几人的视线,凌舞也很配合。在这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行为下,疾影几人愣是没有看到那鲜血。

    “你的身份早就登记好了,这个玉牌你就拿着吧。”凌舞道。

    秋明枫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收起了这个玉牌,道:“你不是蒙我吧?那边登记不需要精血验明身份?”

    “本宫说过这件事本宫已经解决了!”凌舞忽然以不容拒绝地语气道。

    见状,秋明枫也不去自找没趣,反正她都这么说了,不过响起之前的一幕,秋明枫好奇问道:“之前他们叫你公主殿下?”

    “嗯。”凌舞点头,本来还想得意一番,忽然就想到了之前和沈奎的相处,顿时就没了这份心思,反而有些闷闷。

    秋明枫大致也明白凌舞的阶级组成,知道公主代表什么,以前凌舞自称本宫也只当做那些通灵大能无关痛痒的尊陈,秋凝语可不也是自称本宫了。现在才发现或许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问道:“咋回事,难道你还是天潢贵胄?”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外姓公主吗?”凌舞瞥了一眼秋明枫,道。

    “哦,册封的是吧。”

    凌舞点头:“当年本宫和灵皇宫的几位前辈机缘巧合下结了些许情分,后来又有了‘小长老’的说法, 他们就顺势给了本宫一个‘心舞公主’的头衔。”

    “哦。”

    ……

    两天后,凌舞又把四人聚集起来,道:“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一下,这几天为师有事要去一趟灵皇宫,你们要在庆元侯府要安分守已。”

    说到这里,她瞪了一眼秋明枫,严厉道:“尤其是你,秋明枫别没事就给本宫找不自在!”

    秋明枫对此只有摊手耸肩了。

    “我走了。”凌舞就说了那么一句话,就要离开了。

    这时陌千尘开口道:“师傅,我们送你吧!”

    此言一出,本来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几人都是一愣,随即看向陌千尘,那眼神,看得陌千尘一跳,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到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只得挠了挠头。

    已经转过身的凌舞闻言,嘴角一翘,心道:“好徒儿,不愧为师对你如此栽培啊!”

    “好吧,既然你们有心,那就一起来吧!”

    本来这几个家伙都已经开始打着离开庆元侯府的算盘了,这时凌舞都这么说,他们要是不跟过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只得跟着一脸不舍的陌千尘一起踏上了送别“师傅”的道路。

    凌舞毕竟是太上长老,她的府邸旁边是没有弟子的,连长老都没有几个,所以四人在几天愣是没有见到一个外人,这时为凌舞送行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他们第一次身为庆元侯府弟子和其他的弟子接触。一路上,那些弟子见了凌舞当然少不了一阵恭敬问候,几个眼招子亮的还对秋明枫叫“长老好”。秋明枫身上挂着的客卿玉牌也是长老级别的,只是作为客卿,弟子是不需要行什么的礼,所以那几个弟子的叫唤让秋明枫心里小小的暗爽了一把。

    “瞧,那个家伙就是腾鱼会的第一名!”

    “是吗,看起来普普通通啊。”

    “那个人,看到没,他是腾鱼会的榜眼!”

    对于其他的几个人,那些弟子也少不了一阵言论,离得远的,不用对凌舞打招呼的,就都在那窃窃私语,这些话让疾影鼻子都要翘上天了,只是百里城一脸的淡然。

    “啧啧,你们两个才刚入门就已经成为了热门话题了啊!”秋明枫也听清楚了那些人的话语,道。

    “嘿嘿,这么点名气怎么敢在老大面前显摆呢,让老大见笑了!”疾影鼻子一样,很得意的自谦道。

    “这些人都是小长老的弟子啊,不愧是我们灵族的小长老,教出来的弟子都这么厉害!”

    ……

    凌舞很满意这些人的赞美,一开始就想着脸上长光还让秋明枫帮忙的,这些天,四个家伙闷着不出门,这扔这位外姓公主小小的郁闷了一把,现在终于能够释放出来了,心里怎一个痛快了得。

    百里城眼珠一转,看了旁边的陌千尘一眼,这位并没有什么出色成绩的师弟此时脸上并没有太大受到“重创”的样子,反而攥紧了拳头,眼中是火热。

    “陈长老好!”这时响起另一阵恭敬呼声,秋明枫等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青年男子朝着他们缓缓走来,看他的头发, 处于知名之年,这个年级就是化生境,可算是一方天骄了。

    “见过太上长老!”这位陈姓长老对着凌舞抱拳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