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灵神传说 > 第一百九十章 海

第一百九十章 海

一零中文网 www.zzxs.net,最快更新灵神传说最新章节!

    “不,我只知道孟尘道在沧澜城,毕竟如今人妖两族关系有所改善,他又是客人,我没必要去监视他。”镜中的那个人道,“看你的样子,他似乎是做了什么有趣的事,说来听听。”

    “是。”姬风应了句,然后就把今天所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听他说完,镜中的那个人就道:“好了,我已经知道了。如果没有出什么事就随他吧,没有必要为一些小事把关系弄僵,虽然他未必会介意。如果真出了什么事,那个叫韩斌的失踪什么的,你在跟我说说,到时候总要他给个交代。”

    话音刚落,镜子里的景象就又恢复成姬风的倒影。姬风看着镜子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为什么大人只提到那个韩斌呢?”

    无尽海深处的一个地方,一个蹲在石滩上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看着沧澜城的方向,喃喃到:“孟尘道先是隐藏修为,这次暴露他的尘世仙修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他到底想做什么?”

    想了想,男子继续道:“那个天涯应该就是秋明枫,真定侯的儿子,他要是出事的话也是一个大麻烦,谁也不知道这个独自在真定心中的分量,未知性太多啊!”

    就在这时,男子旁边的大海暴躁起来,海水翻滚,卷起一个滔天巨浪迅速朝男子涌去。男子伸手一档,在其身前好似出现一个无形屏障,所有的海水都被挡在男子身前。被挡住的海水从海面直达天际云层,壮阔无比。

    “嗡!”一声深海鲸鸣的声音传来,一个深蓝色,全身如海水般透明的巨大岛屿出现。

    “切!”男子赶紧施法护住心神,可那嗡鸣声还是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七窍都溢出鲜血。

    男子哭笑的看了一眼那个凭空出现的巨大岛屿,叹道:“不愧是传说中的怪物,仅仅是露出一小块脊背就这么大了。跟这种东西对视,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他脚下的石滩前,一颗巨大蛇头伸了出来,紧接着整个石滩飞了起来,一只方圆数百里的乌龟壳出现在空中,赫然是传说中的玄武神兽。

    那玄武口吐人言:“当然,‘海’只要彻底成形,就是玄境巅峰的修为。你的实力顶了天也就玄境第二境界化玄,这只‘海’虽未成形但已初具威势。”

    “不是说‘海’性情温顺吗,怎么这些年都这么暴躁。”男子说着,双手舞动,一丝丝柔顺的力量顺着他舞动的双手流入大海,抚平波澜。

    原本暴躁的海水顿时平稳了许多。

    “‘海’是一界的守护神,她会这样,估计和外来者脱不了干系。看来幻灵界是要不得安息了。”玄武叹了口气,道。

    “别说废话了,动手吧!”男子叫了一声,就往海里钻,不过一会儿,就看到了海底的泥土。

    玄武也在同时动了起来,抬起头,发出一阵阵嚎叫声。海面升起无数道水柱,那些水柱围住巨大岛屿,在岛屿高空之上,又分出分支将岛屿上空完全围了起来,然后所有的水柱瞬间凝结成冰。

    “我这已经准备好了,你那好了没有?”玄武做完这些大喊道。

    海底的男子,脚踏在海泥上,顿时那些海泥一阵蠕动。地下那些被海水挤压了无数岁月的泥土纷纷移动起来,在海底微微隆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祭坛。男子看着头顶巨大的深蓝色透明身体,深吸了一口气,来到了祭坛中心,也就是“海”的正下方。盘膝坐在祭坛中间,男子连连结印,力量顺着他的身体以特定的轨迹流下祭坛。

    “嗡!”又是一声鲸鸣传来,海水再次涌动起来,海底的祭坛出现了一道道裂缝,男子也在那连连颤抖,然而,他依旧坚持着结印。

    那巨大的身体莫名受到一股力量的吸引开始下沉。同时,海绵纸上的哪些冰也在下沉。

    海底的土石向两边扩散,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海沟。男子的身体沉入了地下的土石,上头的土石又迅速将那个坑掩盖。

    巨大的身体被完全拉到了海底。不知何时,男子已经出现在了海面,双手继续结印,那两边的硬石便向中间围拢,将巨大身体给掩盖在里面。那怪物还在不断挣动着身体,使得硬石一阵抖动,这时,那些冰盖了下来,当挨在她头顶时,她的身体开始结冰。此时男子手印一变,海底亮起一阵光,一个巨大图案完全遮住了怪物的身体,在图案的作用下,周围的泥土迅速凝固,怪物彻底动弹不了了。

    男子和玄武都松了口气。玄武开口道:“虽说已经制住她了,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现在的‘海’的想法和小孩子一样,就请你在他封印期间多陪她说说话,化解她的怨气了。”

    男子笑了笑,道:“这个没问题,反正也是闲的没事干。”

    ……

    与此同时,临近无尽海的城池中,那些半仙全都飞了出来,看着无尽海,喃喃道:“那股令人心悸的力量,沉寂了。”

    ……

    第二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在沧澜城迅速传开。剑客韩斌与洛清宫天涯在一片荒地大战,以韩斌毙杀天涯告终。天涯,洛清宫的一代天骄,就此丧命。

    无尽海的近海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此时在那里,有一张简易木筏漂浮着。木法制上躺着一个人,木筏边上,一只老鼠坐在那里,远眺着海洋。他们正是秋明枫和小贼。数日前,秋明枫和韩斌一战,可谓是两人最激烈的一战。最后的结局是韩斌向他刺出一剑,秋明枫用尽方法,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剑穿透自己的身体,当然,韩斌不顾一切的一剑也付出惨痛的代价。气机紊乱,身受重伤,估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无法正常战斗了。

    摸了摸胸口,那里有一道疤痕,就是韩斌刺穿的地方。最后若不是韩斌故意偏离了点距离,秋明枫那就是真的死了。他身下的木筏也是韩斌看了几棵树做成的,将他抛入海之前,闭口不言的韩斌终于说了一句话:“好好清醒清醒吧。”

    “啊!!!”秋明枫大吼一声,在木筏旁边惊起数道海浪。小贼依旧波澜不惊的看着海,对此不闻不问。

    “为什么!混蛋!”狠狠砸了一下木筏,顿时被他砸的那边的几根木棍解体了。

    原本在水中月的第一次攻击后,秋明枫就失控暴走了。然而很奇妙,在千里归程发动时,他的意识回来了,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能这样。也因为这个,在汉滨出手阻止他是,灵气会再次变得暴躁,因为愤怒。

    “喂,什么时候出发。再飘下去,我们可就要进入危险区域了。”小贼在这个时候忽然道。

    秋明枫把手放在额头下,遮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拿开。开口道:“走吧。”

    “现在去哪?”

    秋明枫拿出那个玉简,坐了起来,把玉简放在额头,闭目。过了一会儿,道:“风云海。”

    说着,就拿出遁空梭,和小贼站在上面,手中结印,就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远处。

    ……

    沧澜城,韩斌步履蹒跚着走着。忽然,他停了下来,前面站着几个人,面露不善的看着他。

    “天涯死了?”颜戚开口道。

    韩斌看着他,闭口不语。见他这个样子,颜戚火气上涌,背后剑瞬间出鞘。

    “冷静点!”宁际缺拦住他,转头对韩斌道,“我和天涯虽说只是泛泛之交,但我这人就是这样。既然他和我认识,我就不能对他的生死不过问。你们之前关系不错,我想这事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缘由,我等你的解释。”

    韩斌依旧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宁际缺笑了笑,道:“你身上有伤,我不欺你。等你以后恢复过来我找你,就算打不赢你,也不会让你好过。”

    宁际缺转身,对颜戚道:“走吧!”

    颜戚面露愤愤色,见宁际缺已经走了,狠狠瞪了一眼韩斌,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

    “韩斌?”楼义看了韩斌一眼,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来,不是应该好好养伤吗?”

    韩斌依旧不语。

    楼义眯着眼睛握紧拳头,而后呼了一口气,松开了手,道:“那五个人里有一个是水中月吧,听他们说你之前就和秋……很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听到楼义说出“秋”这个字,韩斌神色在一个瞬间有了变化,楼义一直都在观察韩斌,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眼睛一亮。而韩斌也不像之前什么也不做,而是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吗?”楼义问。

    “是。她们……”韩斌抬起头,呢喃,“在一瞬间就像变了个人。带着同样的记忆,却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

    无尽海海岸某处,韩香兰不可思议地道:“死了?怎么可能!”

    旁边,水中月低着头,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他们身后,孟尘道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天,呢喃着:“外来者,一个异数吗。”

    孟尘道低下了头,继续看着五人,道:“既然入局,那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