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司夜轮回 > 第四章 热河

第四章 热河

推荐阅读:仙宫天下第九三寸人间飞剑问道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武道宗师道君

猪猪小说网 www.zzxs.net,最快更新司夜轮回最新章节!

    热河

    “叔,你有没有看到那个……”周凌犹豫的说到,因为自己的爷爷向来反对自己整天喜欢什么奇珍异兽,而不是去背诵兵法,修道练武。

    周寒常常在村里说,若是看见那个小子在街上疯野而姐姐却没跟在身边,多半就是这小子脚底抹出来玩了。

    “若是碰上,劳烦诸位提老朽将这黄毛小儿捉回。”周寒虽然说的正式严肃,但是大家也都是笑笑,谁都知道这小儿古灵精怪,何况还有个更厉害的姐姐向着他,若是得罪了,村长那里不好交代。反正小儿顽劣是天性,大家也没有怎么多管,只是谁家若是有什么金毛麻雀,三腿兔子,亦或是一天下好几个蛋的老母鸡,却是不敢声张了。只怕头天说了,第二天周少侠就要光顾一番了。

    “嗯?你是说俺家芊雨么。”察叔说,“昨个夜里风雪最大的时候,俺听到雪狼在那嚎,又想到家中柴不够烧了,俺就告诉小雨,爸爸去打猎了,现在可能在家等着俺呢。”

    “不不不,我是说……”

    “那个察叔,你一个人夜里去山上,还有那么大的风雪,不害怕么?”周砚插话说,“我从书中看到,雪狼身长八尺,呃就是察叔这样高,夜里觅食,通体雪白,在深冬时节的白天翻开岩石,下面有可能还有他们的幼崽。只是这狼凶猛的很,不知……”

    “哈哈哈。”察叔大笑说,“果然老周说得对,小砚性子聪慧,小凌爱耍,怕是老周家里的藏书都给小丫头看去了。不错,那个雪狼就是小砚说的样子,只是区区几只畜生还奈何不了叔,叔年轻的时候和你婶在族里那是绝代双骄,没人敢怀疑俺俩的猎术,就是老族长也得给俺面子。只可惜当年族里的纷争,你婶子卷了进去,早早的就没了,不然……”

    “叔别难过,不是还有芊雨妹妹么。”周砚说道。

    “没事,小砚,这么多年了,叔看得开,后来叔在收养了懂事乖巧的小雨,是苍天给我的礼物。还有你们俩个娃,叔每天看到你们都很开心。”

    “雪狼漫山遍野都是,就算是喜欢成群结队的,在察叔这个非人般的存在面前算得上什么,真正厉害的还在山里面。”周凌在一旁不满的嘟囔。

    “呃。”俩人听了都是一愣,随后察叔干笑一声,转身要走,“所以你小子也要快点长大,长的比我还高,比我还壮才行嘿。好了,小雨还在家等我呢,你们玩耍够了也赶紧回家吧。”

    “知道了叔,你放心吧小弟不出几年就会超过你的!那个,我们去给爷爷去河边打上热水就回去。”周砚冲着察叔使劲挥手,然后一转身却看见弟弟早就向前跑去了,周砚笑骂了一句,随后步伐轻盈的追了过去。

    村口,察叔边走边想,“老周的身子难道真出大问题了,用那热河水做配方煎药,怕还是周家的还神丹,只是这时间才隔了几天,唉,家家都有难……”

    突然,似是嗅到了什么,察叔站住了身子,环视四周,猎狼般的眼神看向某些黑暗的角落。

    “是我的错觉?”察叔摇摇头,想到小雨还在家里挂念着自己,随即舒展了剑一般的眉毛,加快了脚步向家里走去,“打了一辈子猎,这个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哼!”一声轻哼,从幽暗的小巷角落中发出。

    雪,又开始飘了。

    尽管是数九寒天,热河的水汽蒸腾,并没有冰封起来。涓涓的热流,融化了河边的积雪,河水清澈无比,水汽蒸腾,模糊间还能看到水底竟有几只鱼儿。相传在察叔的故乡,也就是热河源头附近,那里把这河水当做圣水河,谁家孩童有病,老叟患疾,都来打上一桶水,回去煎药,然后服用了之后,病就好了一半。

    河水从雾灵山脚流出,连山带水都蒙上了深重的雾,天地之间一片雪白,好似人间仙境。

    近年来,爷爷的身子欠佳,开始服用一种用热河水煎熬的褐色药丸,每次周寒服下,都要彻彻底底的安眠一阵,大概一个昼加一个夜的时间会醒来,然后病态全无,花白的胡子还有返青的迹象。只是如今日子,服用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效果不如以前那么明显了,但是周凌二人还是对药丸的功效深信不疑,期盼着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好。

    每次周寒都是笑笑,说不要紧的,爷爷还能活好些年,只是来看望的大叔大婶们都皱起了眉头。

    有一次周砚听见村中耍皮影的大叔跟大婶说,周村长这样子,吃一次药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次,虽然脸红的有血气,但那分明是病态的啊。

    周砚曾经询问过爷爷这药的来历,也曾拒绝让爷爷继续服用,因为感觉爷爷这状态不太正常。

    周寒也曾一阵子没服用,但是眼睛越来越浊,气息也开始喘,这些都是孩子看在眼里,所以没有办法,只得继续去服用这些东西。

    周砚想到这里,身子一阵颤抖。

    “姐,到了河边了,你是冷么?要不要给你再围上。”周凌歪头看着姐姐。

    “没事,我们快些打水回去吧,爷爷还在等。”说着,周砚就把身上的木桶解了下来,双手环抱,拿到河边。

    河水透彻,泛着波粼,映出整个湛蓝的天空,白色的云彩,还有两个少年人青涩的脸庞。

    周凌用双手捧了些河水,打湿在脸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正午熹微的阳光照的人发困,看到旁边有一个晒的光滑没有积雪的大石块,周凌便趟在上面,把打水的事情抛给了姐姐,闭上眼神游太虚去了。

    “这小子。”周砚从心里嗔了一句,脱下棉靴,双脚踩到河水里。

    到底是少女心绪,刚才还催促弟弟赶紧去打水,自己这会踩在水中,触脚处一阵温暖,当下便在河水中蹦跳嬉戏。

    河水轻盈,就像少女纯真的眼眸,映出无瑕的世界。

    玩了一会,应是累了,周砚坐在河边,解开笄髻,用水湿了湿头发,从怀中掏出一把木梳,轻轻梳起自己的头发。

    乌黑的秀发垂鬓轻动,水中的鱼儿放佛也是看的痴了。

    梳了许久,周砚歪头看着弟弟还在睡着,嘴巴还一动一动的,不知又梦到什么光怪陆离的东西。

    周砚轻笑回头,却是拿起了这把木梳细细端详。

    看起来这把木梳年月已久,连木翅儿都斑驳了颜色,只是纹络雕花还依旧清晰可见,只见正面有八个篆字:

    “龙跃在渊,进无咎也。”①

    而反面把手处则有两个更深的字。

    凌,砚。

    字体秀丽微斜,像是女子的闺字,与正面的字显然不是出自一人之手。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娘亲给我们的遗物吧。”周砚想到,自从有了死的概念以后,周砚就特别讨厌死这个字。

    人死了,不能陪我说话了,不能和我玩耍了,她甚至连自己的父母的样子都不知道。

    也许,这梳子,也在娘亲的头上轻轻梳过。

    也许,娘亲是个大美人呢。

    想着想着,周砚的眼前模糊了,她低声啜泣,周围腾起的水汽和雾笼罩着他,她感到特别的无助和孤独。

    连父母都没有的孩子,又知道什么是爱呢?

    良久,太阳微西,周砚哭了一会,睁开眼睛,用水洗了洗脸。

    轻轻地叹了口气,又想到自己还有弟弟陪伴,为何要这么伤感,便把之前的几分苦涩扔到了脑后。

    刚要抬头叫醒弟弟打水回家,却看见前方水面上映出了一人一狐的影子。

    那狐似是在饮水,又似是在盯着周砚。

    那人轻轻开口道:

    “孩子,你可是叫周砚?”

    注①:龙从深渊中上跃,没有过失。(《周易》)

本站推荐:飞剑问道九阳神王不朽凡人逆天邪神神荒龙帝最强升级斗战狂潮道君无限升级系统武凌天下

司夜轮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猪猪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杀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糖并收藏司夜轮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