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明克街13号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尴尬了

第四百一十六章 尴尬了

作者:纯洁滴小龙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最强狂兵龙王传说神藏道君

一秒记住【猪猪小说网 www.zz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真是魔幻。”

    “可不是么,你刚杀了人家的人,接下来转头还得去保护人家,所以啊,这个世界的主题,永远都是魔幻。”

    “幸好,这次任务虽然受伤的人很多,但没死人,从收益上来看,还是赚了不少的。“

    "怎么,如果死了人,你就有其他想法?”

    “是的。“

    “这样的想法还是有些偏激了,做事要有规划,不要由着性子来,要理性。”

    “我很惊讶,居然会是您来劝我做事不要偏激。“

    一直以来,做事最偏激最极端最由着性子来的就是你了。

    尼奥摇了摇头,道:“我是无所谓了,有时候不是我觉得生活中缺乏点趣味与刺激,而是失去了这些,我感觉自己都没办法活下去。

    可你不同,你现在走的路很好,未来会更好,以后的发展注定会上另一个平台的,要是丢了,就太可惜了。“

    卡伦从尼奥的话语中听出了关心,这位中队长虽然现在有些不着调,但无法否认的是,他对自己确实是没得说。

    “我知道了。“”

    “好吧,我知道你其实没听进去,但是无所谓了。”尼奥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两粒红色胶囊,丢入口中。

    卡伦吸了吸鼻子,问道:“神经刺激性药物?“

    “嗯,是的,有时候会打不起精神,就靠这个顶一顶。”

    “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你是不是还想对我说这个会成瘾?放心吧,能让我成瘾的药物,我不敢保证说没有,但我敢保证自己肯定舍不得买。”

    “您说得好有道理。“

    “来吧,把这次任务的整个经历说一说。”

    卡伦一边推着轮椅一边讲述,等全部讲述完后,两个人已经出了医院,来到了医院外的一条小河边。

    桑浦市的工业污染很严重,空气中似乎都额外加了一个煤灰层,这条河也早就发黑发臭,但河两畔依旧长着茂密的植被,

    各种蚊虫在里面开着派对。

    就像是人一样,不管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反正再恶劣的环境,总能找到适合自己侧躺下来的姿势。

    卡伦摸了摸自己身上神袍的衣角,启动了一个驱逐蚊虫的微型阵法。

    尼奥开口道:“我还真没想到,康杰斯家族墓穴深处,竟然能这么精彩。”

    “是的,我也没想到。“

    “我更没想到,你竟然一直做着这么大的一个计划,你觉得,你和那位甘迪罗先生有区别么?“

    “没有吧。“

    “不,是有的。”尼奥指了指身边的那条臭水河,“他在岸上跑,你在水里游。”

    “都是在摸索着前进,不是么?”

    “但入口在河底。”

    “您今天说话方式让人接起来好累。”

    “呵呵,我难得想要正经一下,对了,如果哪天我死了,你会把我安排进棺材里么?”

    卡伦沉默了。

    “怎么,你是怕我得到了你的确认后,接下来行事就更加肆无忌惮,会更没有边际,担心我真就哪天玩脱了?好吧,不管怎样,谢谢你的关心。”

    “不是,我是在算棺材购买费以及平日里的维持费用,考虑对您是月租的还是年租。“

    “对别人你也是这么安排的?”

    “不,是您在我心里地位比较特殊,他们没办法和您比。”

    “呵呵。”

    卡伦继续推着尼奥行进,前面有一个夜宵摊,正在卖着烤肠。

    尼奥开口问道:“带钱了么?“

    “带了。“

    “买两根吧,饿了。”

    “好的。”卡伦走上前,要了烤肠,转过身,走回尼奥身边。

    尼奥伸出双手,将两根烤肠全都接了过来,发出“嘿嘿”的笑声。

    卡伦另一只手从后面拿出,还握着一根烤肠,咬了一口。

    尼奥看见了,耸了耸肩,道:“哦,真无趣。“

    两个人一边吃着烤肠一边绕着医院外墙行进,准备待会儿从后门回去。

    尼奥忽然开口道:“你现在会产生迷茫感么?“

    “不会,因为最近比较忙。“

    “是的,忙碌无法解决烦恼,但可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烦恼没时间影响到自己,就像九成的失眠可以靠白天榨干自己所有精力来解决一样。“

    “您是在铺垫什么吗?”

    “很明显么?”

    “是。“

    “我最近得到了一个消息,是从柏莎那里得到的,有一伙光明余孽正在组织一场袭击,目标是安卡拉大酒店。”

    卡伦叹了口气,问道:“唉,这次又是被谁利用了?”

    “不清楚,可能是月神教,可能是其他神教,甚制可能是秩序神教。”

    “他们就不懂得吸取教训?“

    “他们也是没办法的,光明余孽最害怕的不是失败,而是被遗忘。

    有时候明知道是火坑,依旧必须跳下去。因为如果他们不去尝试做些什么的话,慢慢的就会逐渐变成壁神教余孽那样的存在。”

    “至少瑞丽尔萨还折腾了一下。”

    “什么时候光明之神也折腾一下,那才是真的精彩。”尼奥拿出一条手帕一边擦着手一边继续道,“这次行动我会让柏莎深入去挖掘,争取能得到更确切一点的情报。“

    “如果只是这件事的话,似乎并不值得中队长您在这里刻意铺垫。“

    “就是这件事,但这次光明余孽那边带队的负责人不简单,一个失踪了六十年于去年刚回归的人,名字叫扎克爱柯迪尔。”

    “如果他不是婴儿时期失踪的话,现在应该年纪很大了。”

    “或许吧,但他失踪的地方,咳”尼奥咳嗽了一声,“我一直在调查神葬之地,这一点你是知道的,据说,他失踪前,

    就是喊着要去找寻神葬之地,去那里寻求神的帮助,重振光明神教。”

    在上个纪元中,光明之神和秩序之神都曾去解决过神葬之地的暴乱,光明之神采取的是比较柔和的方式,安抚了神葬之地。

    等到光明失落秩序崛起后,秩序之神对神葬之地那个地方的处置方法就比较“秩序”了。

    最后干脆将神葬之地进行了彻底封印,推入虚无后进行永久的放逐。

    自家那条狗曾帮忙打过下手,类似于秩序之神负责杀人他负责埋,不过自家那条狗向来不老实的,竟然偷偷留下了自己的坐标感应。

    “您是怀疑那位叫扎克的老人,找到了神葬之地,他是从那里回来的?“

    “有这个可能,不是么?“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卡伦说道,他还是更相信自家的狗子。

    “好的,但不管怎样,都值得重视,因为这件事有点过于平顺了,平顺的计划,平顺的保密,平顺的风声,一切都显得过于正常。

    像不像你这一次?”

    “我这一次?”

    “钓鱼的人丢下了鱼饵,结果发现鱼饵太沉,把自己拽下水淹死了,总之,我是有这个预感,你在做安保任务时,要小心,相信我的预感吧,它好像还没错过。“

    “我知道了,队长。”

    卡伦将尼奥推进了医院。

    “对了,你的手下还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最初步的治疗很及时,没有污染风险,外伤处理的话,很快。”

    “嗯,时间上应该来得及,距离月神教神子他们过来,还有十天时间,足够你们养伤了。”

    这时,梵妮走了过来,禀报道:

    “中队长,耿迪那边刚打来电话汇报了消息,他们需要支援。“”

    尼奥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我真是觉得这个耿迪除了听话乖巧外,没其他优点了,通知格瑞,让他带人去支援他的任务吧。”

    “是,中队长。“

    卡伦低头问道:“什么事?“

    “最近约克城里发生了几起秩序神教神仆失踪案,耿迪小队在负责调查。”

    “严重么?”

    “目前还不严重,失踪的只是神仆,具体的还得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好了,我回去了,你什么时候带队回来?“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想再过几天。”

    “如果有事的话我会通知你。“

    “好的,中队长,那个,您是要坐车回去么?”

    “当然,我现在反正得坐轮椅也没其他事可以干,坐车烧个油钱多便宜,脑子进水了才坐传送法阵。“

    “是的,我很赞同。”

    “所以,听到我的话,你不应该主动说出帮我垫付传送法阵的费用好让你养伤中的中队长可以更舒服地回到他约克城的家么?“

    卡伦掏出一张面值100雷尔的钞票,放在了尼奥手中,道:

    “当然,这是加油费。“

    尼奥回去了,卡伦一个人走回住院大楼。

    菲洛米娜的病房里依旧热闹,从病房玻璃窗看进去,可以清晰看见菲洛米娜脸上挂着的不耐烦。

    等卡伦进去后,不耐烦的神色被收敛其他人都回各自病房了,但艾斯丽、布兰奇、理查和文图拉正坐在旁边陪护病床上打着牌。

    卡伦走过去将熟睡的普洱抱起,提醒道:“或许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别人的休息。“

    理查则摇头道:“没事的,我在代替菲洛米娜打,赢了好多。“

    “点券?”

    “不,是雷尔。”

    “那随便打。“

    “是的,队长。”

    卡伦抱着普洱回到了自己的病房,过了会儿,应该是那边的牌局散场了,理查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根香蕉:“嘿嘿,护士台的小姐姐觉得我风趣幽默,特意送了我两根香蕉。“

    说完,理查看见了卡伦病床旁的柜子上放着的大果篮。

    “啧…"

    理查砸吧一下嘴,好吧,他习惯。

    “卡伦,你就不寂寞么?“

    “不寂寞。“卡伦躺上床,“你寂寞?”

    “有一点。“

    “那你可以去桑浦市的点心街慰问一下,听听她们的生活诉求。“

    “,不是那种寂寞。”理查在卡伦床边坐了下来,一边吃香蕉一边道,“我觉得我想在咱们小队里找一个立足点。现在我好尴尬,阵法上有孟菲斯和马斯,他们水平都比我高多了,治疗上有布兰奇,她的牧师治疗效果也比我强。”

    “你是多面手,哪里需要就去哪里,多好。“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表扬我?”

    “表扬。“

    “好吧,那我就信了,但我觉得我的一些能力还是能加强开发一下,比如杰瑞。”

    “杰瑞是谁?“

    “我给我体内的那只小可爱取的名字,我觉得它的能力还能进一步强化和挖掘。“

    “等回去后,你去求求你爸多打你几顿就好了。“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想法是,我能不能求助艾斯丽的父母,你知道的,他们对这方面很有研究,说不定能”

    “理查。“

    “嗯?”

    “你这只虫子,见不得光,你可以信任艾斯丽,但不包括她父母。“

    “好的,我明白了。“

    “我会帮你留意的,等我消息。”卡伦打算下次有机会找尼奥问一问,他脑子里有菲利亚斯先生的记忆,说不定有针对这只虫子后续开发的方案。

    “嗯,卡伦,那我就没事了。”

    卡伦对他摆了摆手。

    等理查走后,卡伦拿起身边的报纸随意地翻了翻,不是《秩序周报》而是《桑浦日报》。

    上面大篇幅报道了一大批紫发劳工在路德先生的号召下,准备进行游行示威的消息。

    约克城那晚针对紫发人的种族屠杀,导致路德先生的影响力进一步扩散,在那之前,其实很多紫发人并不热衷于参与这类政治活动,一方面是工作很辛苦,生存本就很难;二来他们心里一直拿自己当外来者,并不觉得自己也能通过政治活动来获取权利。

    卡伦不由想到了那天在路上看见路德先生身边的那些秩序神官保镖,可能,那一晚的种族屠杀只是一个引子,接下来的发展,依旧是在某个计划之中。

    有时候卡伦也不免有些疑惑,明明自己就身处于秩序神教,却又总能对这个神教感到陌生。

    这个教会,不仅诞生了狄斯,现在还有甘迪罗夫妇…说不准还有一些其他什么人,在秩序的历史长河中也曾留下过他们被遮掩的足迹。

    看了会儿报纸后,卡伦去洗了个澡,然后躺床上睡觉。

    任务执行完后的那几天,睡眠总是出奇得好。

    早晨,卡伦被卫生间的水声吵醒,睁开眼,先习惯性地扭头看向自己枕边,没看见那黑绒绒的身影。

    起身,来到盥洗室,打开门,看见洗脸池上正在自己给自己脑袋上擦洗发露的普洱。

    洗脸池塞子堵住了,水积攒出来,正好成了普洱的小澡缸。

    “你醒了。”卡伦说道。

    “把你吵醒了?”普洱问道。

    “没有,本来就到点了。“

    普洱继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道:“身上都有些发酸了,阿塞洛斯肚子里本来就脏,有一股子咸鱼味。“

    “我以为你不会嫌弃那种味道。“

    “怎么可能不嫌弃,我以前可是经常帮它爸爸做清理大扫除的。“

    卡伦走到洗脸池前,压了一些洗发露在手,帮普洱揉搓脑袋。

    普洱干脆放弃,眯着猫眼享受着头部按摩服务。

    等到卡伦准备再去按压洗发水洗身子时,普洱马上睁开眼提醒道:“沐浴露!“

    卡伦笑了,问道:“对你来说沐浴露和洗发露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生活的仪式感就体现在这些精细的分工上,否则你为什么喜欢吃馄饨而不直接吃肉疙瘩配面皮?”

    “嗯,你说得对。”

    “话说,这里是医院唉,你受伤了?”

    “我没事。”

    “你手下沒人躺停屍間了吧?”

    “沒有。”

    “呼,那就好。”普洱長舒一口氣,“我想,應該發生了很多事情。”

    “是的。“

    “我去問收音機妖精吧,懒得讓你再複述了,怕你累著。”

    “好的。“

    卡倫開始幫普洱沖洗,然後拿起幹毛巾幫它擦拭身子。

    “唉,還是大屁股給我洗澡舒服,你還是不會照顧人。”

    “我的專业是照死人。“

    卡伦往普洱屁股上一拍,道:“另外,等你以后变回人时,可能希莉都没你的大。”

    “哦,果然,男人说不嫌弃你胖时,你要是真当真就是傻子。“

    卡伦摊开手,一颗火球出现,他把普洱抱起来,让它在火球前烘干毛发。

    被卡伦吊着烘干的普洱很不满地道:“现在太阳出来了,我可以去窗台上趴着晒太阳慢慢烘干,哪有你这样的?“

    “我打算带大家出院了。“

    “回约克城?”

    “不,回艾伦庄园。”

    “你丢下你的手下?”

    “带他们一起去庄园做客。“

    “哦,那你快把我放下来!“

    卡伦将普洱放了下来。

    普洱抖了抖身子,闭上眼,很快,它身上出现了一层覆盖全身的火光,但它却没有丝毫疼痛感,反而看起来很舒服。

    不一会儿,普洱的毛发就自己快速烘干。

    然后它似乎觉得有些过于干燥了,又“喵”了一声,凝聚出一层薄薄的水雾覆盖在自己身上,给自己做了一个深层补水。

    卡伦可以使用始祖艾伦的双属性能力,和自己是共生关系的普洱现在也可以借用。

    很快,普洱的毛发马上变得柔顺且有光泽。

    “其实,你是可以用更简便的方式洗澡的。“

    普洱看了一眼卡伦,反问道:“你还好意思问我,家里盥洗室到底谁用的次数最多?”

    “嗯,很有道理。”

    “话说,要不要先给小安德森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做一下接待?”

    “有这个必要么?”

    “你队伍里这么多公子哥小姐,他们的身份比当初那个死鬼女王可是要大得多,这些个尊贵身份,不蹭一下可惜了。“

    “好的,听你的。”

    卡伦抱着普洱走到护士台,拨通了艾伦庄园的电话,那边接电话的仆人汇报上去后,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老安德森气喘吁吁的声音。

    嗯,看起来是急切跑过来接电话才喘气的,但卡伦没听到拐棍拄地的声音,只能说论心不论迹吧,人家表演得有心了。

    “喂,是卡伦少爷么?“

    “是我,今天…

    “咦,殿下?”老安德森发出了一声疑惑,然后话筒被另一个人接管,紧接着,自电话那头传来了让卡伦有些熟悉的声音:

    奥菲莉娅:“今天怎么了?”

    她怎么在艾伦庄园?

    卡伦回答道:“今天天气怎么样?”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