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小说网 > 唐枭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名鼎鼎张昌宗!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大名鼎鼎张昌宗!

作者:寂寞读南华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全职艺术家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大主宰盛唐风华银狐

一秒记住【猪猪小说网 www.zz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岳峰和朱恩是多年的兄弟,岳峰一说话朱恩自然便能心领神会。

    他虽然心中犯嘀咕,不知道朱恩为什么忽然对这烂赌棍,大骗子这般大方,但是他还是无条件的选择相信朱恩,立刻把事情办妥了。

    张同休则完全是一头雾水了,不知道这个贵人为什么忽然对他如此大方,一时心中既惊喜又是忐忑。

    惊喜是他欠了这么多钱,现在一分钱不用还了,忐忑则是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儿,还不知道贵人会有什么要求呢!

    岳峰邀张同休一通吃饭,两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酒席上岳峰道:“张兄,岳四郎的名号你没听过对不对?没关系,张兄你别紧张,你我今日既然碰上了,便是缘分,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你办什么事儿!”

    岳四郎顿了顿,又道:“这年头啊,谁还没有一个落难的时候?今日落难不代表一辈子都落难,张兄是读书人,也是斯文人,以后遇到了困难尽管来找我,混迹于博彩坊之内则是过于自贱身份了,丢了读书人的体面,那是莫大的不妥啊!”

    岳峰这一说,张同休愣了一下,忍不住热泪盈眶,激动得浑身发抖。其实他在复盛号拿了钱,的确是有一部分赌了,但是那只是很少一部分钱,他用来掩人耳目而已。他大部分钱都拿回了家,甚至有时候赢了钱他也拿回家花掉了,债务一直没有偿还!所以朱恩才如此恼火。

    现在岳峰对他的行为毫不在意,而且还让他以后有事儿尽管去找他,这让他非常的感动,才终于明白岳峰是真没有所求,就是想帮他呢!

    他流着泪道:“岳大人,您是咱们张家的恩人啊!不瞒大人,同休兄弟一共四人,盖因家道中落,我们兄弟四人皆落魄,正如岳大人所说,读书人应该是体面人!

    同休乃兄长,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同休着实不愿意看到兄弟们丢了体面,这不才想着来复盛号这边诓一些钱财,只是……只是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倘若不是岳大人仗义,今日只怕同休这条命都要保不住了!”

    张同休这席话说得极其的诚恳,也非常的动情,岳峰则是哈哈大笑,心想果然他们一家兄弟四人呢!

    张同休这个名字历史上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倘若说到他的弟弟,恐怕但凡是翻过唐史的人都知道,其弟弟便是大名鼎鼎的张昌宗和张易之。

    这两个人可都是神都鼎鼎大名的美少年,后来都成为了武则天的面首,武则天和薛怀义之间生了情变,便是因为这两个人!

    岳峰今天偶然遇到了张同休,这个时候他自然很有兴趣,先给予他一些礼遇。至于岳峰是不是有能力改变历史,他压根儿不敢那么想。

    从眼前的形势来看,张氏兄弟如今肯定还在落魄之中,岳峰先知先觉,甚至可以想办法先将此二人给除掉。

    但是,这有什么用呢?武则天的性情便是如此,她在宫中耐不住寂寞,必然还会找其他的人,没有张昌宗必然还有李昌宗,王昌宗呢!从这个角度思虑问题,岳峰根本不会考虑干涉此事。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最后岳峰把张同休送到了门口,两人才郑重告别,临别之时,岳峰还赠了他五两黄金。张同休高高兴兴的回家,回到家门口,张易之和张昌宗三兄弟面泪流满脸的飞奔了出来,三人齐齐嚎哭。

    张同休道:“昌宗,尔等何故这般大哭!”

    “大兄,我们兄弟这些年能有今日,全仗大兄对我等呵护,大兄今日去赴死我等兄弟竟然不知,真是何等不堪,何等不敬啊……”

    张同休愣了一下,道:“三位弟弟,尔等为何说这番言语?”

    张昌宗道:“大兄莫要瞒我等了,复盛号的几名汉子已经来过了,关于大兄的事情我等都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本来我和二位弟弟商议,准备齐齐去复盛号和兄一同承担罪责,大兄这是何故安然无恙的回来耶?”

    张同休一时无言以对,只是捶胸顿足道:“这个复盛号,真是豺狼啊!”他这一说,张昌宗三兄弟只当张同休真已经陷入了绝境,一时竟然抱头痛哭起来。

    张同休道:“二郎,三郎,四郎,尔等别哭了,尔等听我说,今日大兄安然无恙了!那复盛号再也不会惹你大兄了,他们也不敢惹了呢!”

    张同休这一说,张昌宗兄弟连忙收住了哭声,当即张同休便将遇到岳四郎的前前后后经过给他们和盘托出。

    张昌宗生得俊美无比,平常也好蹴鞠,一听岳四郎之名,当即拍手道:“大兄真乃荣幸之至啊,岳四郎乃我大唐第一蹴鞠手,天后册封其为蹴鞠郎呢!想来他一定是把大兄当成是蹴鞠知己了,这才助大兄呢!”

    张同休一脸惭愧道:“昌宗聪颖,见识广博,大兄见识短浅,如此名人竟然不认识,真是徒丢颜面啊!”

    他正色道:“不过,君子当诚恳待人,岳大人面前我坦陈了心迹,把家中情况给他一一禀报,你们道他怎么说?

    岳大人说长兄如父,原本也是难得,以后倘若大兄再有困难,可以随时去寻他,他定然鼎力相助!”

    张同休将岳峰赐予的黄金拿出来,给几位弟弟看,道:“尔等看看,这是岳大人临别馈赠,我们家道中落,这些年兄弟受尽了冷落,这一次能得岳大人这样的恩人相助,我等可万勿忘记,他日倘若有机会,定然要报此恩!”

    张同休这一说,张昌宗几兄弟皆点头,几兄弟回到家里面,欢天喜地不提。而稍微晚些时候,一辆浅红色的马车停在了张府之外,马车之上施施然走下一妖艳女子,这女子进入张府,张昌宗迎出来,道:“喜姑娘,您可有何贵干么?”

    那叫喜姑娘的女子直勾勾的盯着张昌宗那若潘安般的面容,一对桃花眼中泛起轻浮之色,她道:“昌宗,喜娘这里有一场富贵,昌宗可愿意跟着喜娘去取?”

    张昌宗愣了一下,忍不住惊呼一声道:“喜娘是说那件事能成么?”

    喜娘咯咯的笑,道:“看你这猴急的样儿,喜娘出马什么事儿不成的?我跟你说,这一次喜娘找的人可不一般,此乃千金公主,乃我大唐公主之尊,昌宗如果能有机会得千金公主青睐,把公主给伺候好了,还怕没有富贵?”

    “嘘……”张昌宗连忙压低声音,将喜娘拉到了一边,道:“喜娘,此事不要大声吆喝,我大兄和弟弟们皆在,倘若被他们所知,恐不好!”

    喜娘十分轻薄的用手指戳了戳张昌宗的额头,动作十分的亲昵,张昌宗竟然也不反感,似乎对这等亲昵习以为常。

    原来这喜娘平常就是个皮条客,京城之中,贵族女子很多,有些贵族女子年龄长了,丈夫去世闺中寂寞难忍,大唐风俗开化,很多女人私下底都豢养面首,有些则是欲求美少年贪得一晌欢愉,张昌宗生得貌美,家道中落又别无其他的谋生手段。

    他眼看着大兄张同休苦苦维持家业,心中也不落忍,所以暗中早就和喜娘勾连,频繁的去干那侍奉贵人的勾当。

    只是一直以来,喜娘没有找到什么大家贵族,因而张昌宗也未能有稳定的靠山和生活来源,今天喜娘过来称其找到了一名大唐公主为主顾,张昌宗心中哪里能不高兴?

    当即他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甚至都没有回去和兄弟们道别,便跟着喜娘两人直接去了那千金公主府。

    大唐千金公主,其人是高祖之女,现在年龄已经近七旬之年了,此人在历史上名气很大,武则天第一个面首薛怀义便是千金公主进献的!

    因此这老妪也是个豪放的妇人,每日都得有俊美男子为伴,真是极尽享乐,纸醉金迷!

    武则天诛杀李唐宗室的时候,千金公主担心自己受到牵连,竟然求见武则天,跪在其面前要拜武则天为义母,一近七旬妇人要拜六旬女人为义母,这真是天下奇闻,连见多识广,经历了无数人拍马屁的武则天都看不下去,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最后,武则天当然是饶了千金公主,其实武则天真不能把李唐宗室都杀光。因为,她还需要李唐宗室替她站台,替她捧场呢!

    当皇帝什么最重要?体面自然是第一重要,武则天一方面大肆诛杀李唐宗室,另一方面像千金公主这样的李唐宗室她又大肆的封赏,还是那句话,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李唐宗室能顺应武则天,武则天高兴都来不及呢,又哪里会举起屠刀杀人?

    张昌宗跟着喜娘入千金公主府,这小子人本就生得俊美,而且聪明伶俐,更难得的是他经验丰富,日日琢磨取悦女人之道。

    到千金公主面前他不过小试牛刀,便让老妇人觉得大为舒心,当即便将张昌宗留在了公主府之中,张昌宗一夜之间便摆脱了落魄的境遇,手中掌握到了稳定的饭票子……